网站首页 协会简介 协会新闻 饮食文化 行业资讯 活动专栏 政策法规 品牌餐饮 资料下载 教育培训 会员天地 联系我们
您当前位置:济南饮食业协会 >> 行业资讯 >> 济南景区内高档场所迎存亡大考
今天是

协会新闻






 
行业资讯

济南景区内高档场所迎存亡大考

——时报调查

济南景区内高档场所迎存亡大考
 
   ”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千百年来,诗中描绘的情景一直被视作亡国之象警醒后人。若用当今视角解读,那隐藏在“山外青山”里的“楼外楼”很可能就是私人会所。
  在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住建部等部门《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》中,对私人会所的定义是:“改变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属性设立的高档餐饮、休闲、健身、美容、娱乐、住宿、接待等场所,包括实行会员制的场所、只对少数人开放的场所、违规出租经营的场所。”
  按照这一规定,济南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的酒店、茶馆等是否属私人会所?这尚待有关部门的权威定论,我们姑且称之为高档场所。我市近日印发的《关于2015年全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任务分工意见》中提出,今年我市将集中整治“会所歪风”。在该《意见》指导下,本报记者历时月余,对济南历史建筑、公园中设立的酒店、茶馆等高档场所进行了暗访、调查。


  明湖楼上,大明湖风光一览无余;一览亭里,千佛山景色尽收眼底;望鹤亭前,趵突泉水叮咚醉人……靠近核心景区、占据观景胜地,曾是这些酒店、茶社吸引客人的一大优势,但现在却有触碰禁令之嫌。山东省印发的《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实施意见”)中,明确提出禁止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、高档餐馆、休闲、健身、茶楼等设施……
  
    在记者暗访的公园内经营场所中,有套餐最高收费298元/人的酒店,也有最低消费698元的茶楼,定位不可谓不高档。其中,有些酒店、会所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关门停业,有些酒店积极向大众消费转型,但仍有高档场所未放低身段。今年济南市将集中整治“会所歪风”,这对后者无疑是生死考验。

1 靠近核心景区 占据观景胜地

  记者暗访时发现,公园中部分经营场所靠近核心景区,占据观景胜地。
  千佛山公园内的一览亭茶楼位于历山院旁边,正好处于千佛山的半山腰。茶楼为3层建筑,站在3楼上,远望山峦起伏中的绿树奇花,近观楼下匍匐上山的游客,让人顿生“登此楼而小天下”之感。
  大明湖公园内的明湖楼酒店位于公园北门内,在酒店二楼一个包间内,记者可以看到大明湖上波光荡漾、轻舟桨行、惠风和煦。
  趵突泉公园内的望鹤亭茶社位于趵突泉一侧,窗户还紧邻公园内的另一泉池,靠窗而坐,可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泉池内的金鱼。
  五龙潭公园内一家名曰泉水泡茶的茶馆位于名士阁一楼,茶馆紧邻五龙潭,可一边喝茶一边龙潭观鱼。
  ……
  这么好的位置,承包费多少?“我不是老板,不太清楚,大概一年得100多万吧。”望鹤亭茶社的一名服务员对记者说。
  这些酒店、茶楼位置虽好,却不一定符合规定。山东省印发的实施意见规定,禁止将公园内亭台楼阁等园林建筑以租赁、承包、买断等形式转交营利性组织或个人经营,禁止以出租、合作、合资或其他方式将公园用地改作他用。

2 部分酒店茶楼设最低消费

  判断公园中的经营场所是否违规,“是否为少数人服务”是一个重要因素。暗访中,记者未发现必须办理会员卡才能入内消费的会所,但是部分酒店、茶楼设最低消费。
  4月9日16:00,记者以预订包间的名义到明湖楼酒店暗访。记者在二楼一个包间内看到,房间装修豪华、视野开阔,可容纳20人就餐。服务员告诉记者,这个包间最低消费168元/人。但记者从菜单上看到最便宜的有128元/人的套餐,“这一般是家宴选的,像您这种商务宴请建议还是选择168元/人的。”菜单显示168元/人的套餐主菜是海参杂粮、浓汤鱼肚等。除此之外,酒店还有218元/人、298元/人的套餐,头菜是葱烧海参、妙龄乳鸽等。在酒店预订套餐,可免门票进入大明湖公园。
  在一览亭茶楼,服务人员介绍,每层楼的最低消费不一样。在二楼喝茶最低消费280元,时间两小时;在3楼喝茶最低消费698元,时间也是两小时。茶单显示,茶水包括380元/壶的宋种、奇兰、肉桂,以及280元/壶的水金龟、佛手红等。服务人员还提醒记者:“如果你们选择在3楼包间吃素斋,就没有最低消费了,素斋138元/人。”

3 一批酒店会所八项规定后停业

  记者发现,在公园、历史建筑中设立的酒店、会所有一部分已停业,包括千佛山公园中的绿景缘会所、泉城公园东门的鼎鼎香酒店、纬六路27号原山东丰大银行旧址(济南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)内的老洋行酒楼等。
  从时间上看,这些酒店、会所均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停业。他们关门是否跟八项规定有关?其中一家倒闭会所的留守工作人员承认了这一点。他告诉记者:“八项规定前,公款消费占会所营业额1/3。禁止公款吃喝后,会所经营日渐萎缩,最终导致会所倒闭。”
  暗访中,绿景缘会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会所跟千佛山公园签订了10年的承包合同,如今虽已停业,但还剩两年承包期,可对外转包。他透露,会所每年的承包费为100万元。在与会所留守负责人的另一次接触中,记者多次问场地转包过来后还能否继续经营酒店、会所,但该负责人避而不答,只是提醒记者:“你如果想转包就快点,会所内有一套很好的设备,如果你们包下来,设备就不卖给别人了。”
 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,还有几家酒店正在积极转型。千佛山公园东门附近的阳光家常菜酒店,专门在牌匾上注明是游客餐厅,并设有便民早餐点。大堂经理告诉记者,酒店内有168元/人的套餐,但也可零点,包间不设最低消费

相关链接
已设立的私人会所应该如何整治
  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《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》第四条规定,对在历史建筑、公园等公共资源中已经设立的私人会所依法依规整治,区分情况处置:
  (一)没有合法手续或者手续不健全的予以关停;
  (二)有合法手续但有违规违法行为的予以停业整顿,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;
  (三)有合法手续但经营对象、范围、形式等违反相关规定的予以转型或者停业整顿;
  (四)出租给单位或者个人作为非经营用途的,由所在地人民政府协调产权单位提出解决办法,租赁合同到期后收回。

 
业内人士揭秘私人会所盛衰内幕——

不以赚钱为目的 用来维护政商关系

济南景区内高档场所迎存亡大考

济南一家已停业会所 记者黄中明 摄

  4月5日,济南一家景区的密林深处,几名游人在一处锁着门的会所前徘徊、张望,扰得堂前几只灰喜鹊飞向远空,惊鸣声中,这座豪华的建筑更显寂寥。几个月前,从网上看到这家私人会所倒闭的消息时,周雁(化名)愣了一会儿神,心里五味杂陈。他在这里工作了4年,从前厅经理干到店总,见证了它的兴衰起落。如今,跟记者谈起这段经历,周雁用了一句话概括:“这家会所不以赚钱为目的,它只是老板维护政商关系的一个平台。”
  在这样一家会所,周雁没前途可言。所以,在会所倒闭前一年,他选择了辞职。虽然在这里能见到很多领导、探听官场秘闻、见识珍馐佳肴……“但这些对我的生活一点儿实际意义也没有,相反,这种畸形的环境不利于人的成长,更不利于社会发展。”周雁说。

1 公园中的“私家园林”

  周雁曾供职的这家会所开在济南一处景区里。4月的一个周末,记者前去探访时,会所已停业多日,只剩几名保安留守看护。
  看到记者在会所周边转悠,一名保安上前搭讪:“你是来退卡的吧?工作日再来吧,现在管事的人不在。不过会员卡不能退钱了,只能抵顶给你东西。但是你得早来,来晚了那些高档红酒就没了。”
  尽管关门已久,但会所内外的装修、陈设处处透露着昔日豪华。踩着厚重的红色地毯,透过紧锁的玻璃门,可以窥见前厅里的欧式廊柱、鎏金扶手、奇石、木雕……而一名曾在此消费的顾客透露,会所内部的装饰远比记者看到的豪华,“会所里挂着名人字画,摆着红木家具,还有室内园林小品,养着孔雀、鹦鹉、肥鹅。”这个说法得到了周雁的证实。
  如今,有关会所室内的豪华更多要靠想象,会所室外景观的精致却真实可见。记者看到,整座会所依山势而建、错落有致,建筑风格中西合璧。虽然景区的环境已很优美,但会所又另外修建了园林景观,亭台楼榭、小桥流水、藤蔓山石……俨然是公园中的一座私家园林。另外,会所还按照国际标准自建了一个网球场,现在网球场大门上的铁锁已生锈。
  “很多人是冲着环境来吃饭的。”周雁说,在会所里可以一边用餐一边欣赏景色。会所内还有几间客房,客人可以夜宿景区。一名曾在此留宿的顾客向记者形容:“那是一种很奢侈的享受。”

2 一桌菜两万多元很常见

  入职之初,周雁是前厅经理,那时正是会所的鼎盛时期。“平均一天营业额6万元,最火的一个月营业额达到了270多万元。”周雁说,与那些一天营业额就达到七八十万元的星级酒店相比,这家会所的营业额并不算高。“这是因为会所经营规模小,一天只接待十几桌客人。而且老板也不在乎营业额、利润,因为老板开这家会所的目的不是赚钱。”
  这家会所老板在另一个城市经营实业,会所日常事务由其妻子负责。周雁透露,这位老板在政界人脉极广,会所是他维护政商关系的一个平台。“说白了就是给他的贵客们找一个吃饭的地儿,这个地儿既要上档次,又要私密、安全。”周雁说,“一般的高档酒店头菜是海参、鲍鱼,但这里有所不同,招待身份尊贵的客人时,头菜是日本进口牛排,每份300元。”另外,还有人对在这里吃过的河豚念念不忘,“济南能做河豚的地方屈指可数。”相比之下,会所里砂锅海参、石锅鱼翅等其他以燕鲍翅参为主打的菜品就稍显普通。
  业内人士介绍,私人会所一般都有自己的特色菜,这些菜品寻常酒店很难吃到,比如野生娃娃鱼、穿山甲、熊掌等,“有些会所还以品鉴古巴雪茄、法国葡萄酒为特色。”
  周雁告诉记者,客人来会所消费,一桌菜两万多元是很常见的事。

3 “领导包间”服务员漂亮、嘴严

  周雁透露,会所鼎盛时期,营业额一半来自公款消费。“准确说是官员消费,因为有时候不能确定这些官员结账用的是不是公款。”
  在这家会所工作的4年里,周雁大长见识,“见到了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大领导。”“大领导”是什么级别的领导?对此,周雁没正面回答,而是说:“这么跟你说吧,平时来会所光顾的客人里几乎没有处级干部,最起码也得是厅局级。”除了几位比较重要的领导,一般厅局级干部周雁是记不全的。“我只知道他们是某单位的某厅长、某局长,具体他们是正职还是副职我不清楚也不会打听,这是忌讳。”
  当前厅经理时,周雁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在前厅迎接客人,这些客人包括领导。领导一般不会跟他有眼神上的交流,更不会跟他握手、说话。领导进入包间后,就亲切、随和了许多。但是,领导在包间里究竟谈些什么,就不是一般人能知晓的了。“一般的服务员没有资格进领导包间服务,这方面有专人。”周雁告诉记者,会所里有20多名服务员,但为领导服务是固定的三四个人,她们的共同特点是漂亮、嘴严、有眼色。除了她们,就连周雁也不能进领导包间。“我升任店总后,每个包间都会依次进去敬酒,但领导包间除外,不让敬。”
  根据周雁的经验,会所每周三到周五客人最多,周六、周日人最少,“周末领导更愿意陪家人,不愿意出来参加饭局。”

4 多数私人会所难逃关门命运

  周雁提醒记者,这家会所算不上最典型的私人会所。“因为我们偶尔也接待社会上的客人,但消费也不低,人均400元。”他透露,在济南某别墅区,曾开设了不少私人会所。“这些会所只有五六个包间,老板是在济南经商的南方人。不对外开放,只接待老板认识的人。”4月21日,记者到该别墅区探访时发现,这类会所多已关门。
  周雁供职的这家会所最终也没能摆脱关门的命运。“领导以前来这里吃饭都觉得是很有面子的事,吃完饭一招手专车就直接开到门前。”但是,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,会所的客人越来越少。“领导不愿意来这里了,即使来了,也让司机把车停得远远的。”另外,公园的禁车令对会所影响也很大。“公园里遛弯的老年人喜欢打抱不平,看到有轿车开进公园就打电话举报,弄得领导更加紧张。”
  另外,周雁透露,会所里很多服务员、厨师跟老板沾亲带故,所以导致管理上出现一些问题。“员工心思都不放在经营上,整天勾心斗角,在这种环境里工作很压抑。”周雁的理想是成为餐饮行业的资深职业经理人,而会所的这种状况显然无益于他实现职业规划。在会所倒闭之前,周雁选择了辞职。
  如今,周雁是济南一家知名餐饮连锁企业的高管,这家酒店的经营很有济南特色,专注于大众消费。即使禁止公款吃喝之后,酒店生意依然火爆。在一个夜晚,周雁饭后到景区散步,又路过那家会所。他在门前久久伫立,望着眼前的漆黑寂静,回想曾经的灯红酒绿,心里默默说了声:“再见!”


 
合作伙伴
 
 
本程序由济南市饮食业协会网络推广部制作- Powered by AspCms2
版权所有 济南市饮食业协会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
电话:0531-82907996 传真:0531-88917780 邮箱:jnsysyxh@163.com
鲁ICP备11008992号